近日,合肥市公路局一则工程施工招标公告引起了市民关注,公告中称“需要根据上级要求决定是否实施,实施存在不确定性”“若不实施,中签单位所发生的各项准备、材料储备、机械调遣等费用由中签单位自行承担,招标人不承担相关费用”,这样的条文不免让人心生疑惑。记者从合肥市公路局官网了解到,该局正 在举行“2015年合肥公路迎国检”活动;下个月,国家交通运输部将对全国干线公路养护管理进行检查。

市民质疑

应急抢修招标存疑点

一向关注公路建设的市民杨先生近日从合肥市公路管理局的一则招标公告中发现了“疑点”。

9月14日,安徽合肥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受合肥市公路管理局(合肥市公路路政支队)的委托,对“合肥市普通干线公路路面应急抢修项目”进行公告。

细心的杨先生发现,这次项目抽签公告中,合相路在今年刚刚实施过大中修,工程结束才一个多月,为何现在又被列入可能抢修的范围?

不仅如此,抽签项目需求中的一段陈述更让他感觉不可思议——“由于本项目属于应急抢修项目,需要根据上级要求决定是否实施,实施存在不确定性。若不实 施,中签单位所发生的各项准备、材料储备、机械调遣等费用由中签单位自行承担,招标人不承担相关费用”。另外,有关此次项目的完工期,在项目需求中标示为 7天,预计工期在10月9日至20日之间,具体以业主通知为准。

工期只有7天,且需要根据上级要求决定是否实施,这样的说明不免让人有些疑惑。杨先生说,公路行业的人都知道,今年10月份将进行5年一次的“国检”。“是否此次招标项目就是为了应付‘国检’而临时组织的?”杨先生猜测说,之所以具体抢修哪段道路还不确定,是不是因为接受检查的路段目前不确定所致?

记者调查

招标路段今年刚修过

杨先生分析得有没有道理?记者对相应的招标公告进行了查阅。

今年4月,合肥市2015年普通干线公路路面大中修工程(肥东县)施工招标公告中,第1标段为S101合相路K3+000~K43+600段, 22.7公里,长 路面大中修。

而此次被列入应急抢修的S101合相路(肥东县)应急抢修路段为K0+000~K3+000、K5+000~K7+000、K13+000~K20+000、K30+900~K34+000、K36+000~K37+500段,合计16.6k公里。

杨先生向记者解释说,从道路桩号信息来看,本次合相路应急抢修路段包含在今年大中修时的合相路段中。

另外,标书显示,合肥市2015年普通干线公路路面大中修工程(肥东县)时第1标段合相路的预中标金额为2400万元;本次应急抢修项目中,S101合相路(肥东县)项目概算为1350万元。

记者从合肥市公路管理局官方网站上看到,首页上有个十分醒目的“2015年合肥公路迎国检”活动专辑的浮窗,可见对迎接“国检”的重视程度之高。

部门回应

具备条件的才会维修

合肥市公路管理局养护科副科长、本次应急抢修项目联系人马文平表示,今年大中修时,合相路确实列入实施路段,但实际维修路段与即将列入应急抢修的路段并不重合。

马文平告诉记者,虽然从桩号上看,确实是包含在上次大中修的范围之内,但大中修时的桩号是合肥境内合相路的全线,总长40多公里,实际今年大中修实施的只有其中22公里,与这次不重复。

马文平还解释说,大中修计划通常是前一年度就列好的,但是到实施时,由于时间跨度比较大,往往路况又会发生变化;另外加上资金限制,也不可能一次大中修修完所有路面。日常管养中每个月都安排巡查,发现有问题的路面,应急抢修时就会进行处理。

至于这次集中多处应急抢修工程为什么需要根据上级要求来实施,又与“国检”时间如此重合,马文平称有多方面原因,不过具体是哪些原因、是否因为“国检”,他并未直接回复记者。

马文平称,所谓的根据“上级要求”其实指的是这些应急抢修路段中,有部分可能是县里有道路升级改造的规划,下一步可能升级为国道,而这需要等国家批复后 才能实施,所以此次是否实施存在不确定性,具备条件需要实施的这次就组织维修,有的可能就暂不实施。不过,马文平表示,最主要的还是保障道路的通行安全。

记者从安徽省公路管理局了解到,今年“国检”的时间为10月中旬,合肥市此次应急维修项目是否与“国检”有关,相关人士表示具体不是很了解,建议记者与合肥市公路管理局联系。

合肥市交通运输局分管公路养护的副局长夏士新告诉记者,类似的短期应急抢修工程经常会有,比如雨雪天气、汛期时,容易造成道路临时损坏,但是考虑到正常 的公路养护会有维修计划,考虑到不重复维修,有的可能会实施,有的可能会等到计划维修时再实施。这次安排在10月中旬的维修是否因为迎接“国检”,夏士新 表示,应该不是,但他认为“国检”本身也是为了促进公路养护水平的提高。 本报记者合肥公路局官网上,合肥公路迎国检”“ 的浮窗十分醒目。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中美互联网大佬自拍的背后

我们如果跳出互联网的领域,中美两国在很多领域存在着广泛的合作,从某种程度上说,早已是利益共同体,尤其在经贸领域。如果说美国要利用自己的垄断技术搞“网络战”,结果可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任志强跟同志打口水仗太无聊

当有人重新强调XX主义理想的时候,作为优秀党员的老任提出,要实现XX主义,必须脚踏实地的解决好眼前的问题。从这个角度看,如果说老任反对XX主义,确实有点冤枉。我认为,他们之间不过是对如何实现XX主义,有所分歧罢了。所以,总体上,这场所谓的论战,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硕士卖凉皮创业?且慢点赞!

放弃20万高薪的体面工作去卖凉皮,庄栋的做法引起巨大争议。有人感佩其敢想敢干、不怕吃苦的劲头;有人为他的冲动感到惋惜,认为国家培养一个研究生不容易,应该学以致用,人尽其才。两种意见针锋相对,谁也说服不了谁。


举报色魔者为何反遭女生责备

冒死举报色魔的秋楚,今天面对究竟是受助还是受害都分不清楚的女生强烈责备“不是什么好人”,这恐怕是苍天都说不清楚的奇耻之事。一些孩子基本正义感的缺失、是非观的模糊、感恩心的迷失,反映出来的已经不只是贫穷本身的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