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报快讯(记者李婷婷) 今天下午5时,今年高考第二场的数学考试结束。考试铃声结束前,北交大附中校门外两侧,家长们已列队围成两排“迎接队”,并纷纷拿出手机记录考生走出考场的瞬间。一名家长说,这是历史性的时刻。

考生陆续走出考场后,部分考生表示,今年的数学题挺简单的,8个选择题20分钟左右就能做完,填空题以及三个解答题也不难。不少考生都是提前15分钟以上就做完试题。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同行对船长侥幸逃命的看法

因为我是他同行,我在竭力为这位船长推卸一点天灾的责任。因为船长的天责就是维持船舶安全。我们都有自己的职业尊严。出了天灾事故,我们应该同情,而不是指责,其责任由调查后的结果来承担。只要是一位负责人的船长和驾驶员,他们对船舶安全都视为天职,必须确保并且做得更好。


长江沉船七日祭

今天是沉船事件的“头七”。按照中国人的习惯,这一天魂兮归来,亲人隆重祭奠,表达哀伤与缅怀。鲁迅先生也曾说,痛定之后是可以长歌当哭的。滔滔江水,淹我亲朋,怜我世人,忧患实多!猎猎风幡,吹我愁肠,愿我亲人,往生极乐!


高考报道的困境

被称为“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的安徽毛坦厂中学又引起媒体的关注。媒体的报道,对毛坦厂中学的“办学声誉”丝毫不构成影响,反而成为对学校的宣传———每年媒体的报道,为这所高中带来更多的生源,家长才不管学校办学有多畸形,要的就是把学生分数提高。


高校自主招生成了拼妈游戏?

湖北高三女生小张凭借论文等成绩,通过了今年武汉大学、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自主招生初审,但近日有网友发现,论文第二作者吴某疑是张同学母亲。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吴教授证实,张同学确实是其女儿,相关论文是女儿自己写的,她参与修改,“我们是经得起检验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