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出炉已经过去了三天时间,中国足协的工作人员依旧按部就班地上班、工作,对于他们来讲,此次足改既是改革的参与者又是改革对象。

在足改方案中,明确提到了管办分离,“一套人马、两块牌子”的问题将得到解决,可以肯定的是,未来将不再有足管中心这块牌子,而只有中国足协。

昨天,记者探访了中国足协的办公地点——位于夕照寺街的东玖大厦,在大厦一层是楼层索引牌,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和中国足球协会的名称一直以来都并列在上面。在管办分离正式落实之后,这里的楼层索引势必将会修改。

不过,落实管办分离也不是一夜之间就能完成的事情,在本月16日,中国足协主席蔡振华表示,关于中国足协与体育总局脱钩的问题,会尽快落实。他表示,这一定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需要有一个过渡。

张剑在16日的采访中表示,自己也在等待下一步的细化方案,现在很多问题都无法明确回答。

目前,中国足协的工作人员还和往常一样,进行着各自的工作,和张剑一样,他们也在等待更加细化的方案,也在等待未来。

延伸阅读国足名单出炉足协要提高服务意识

昨天,中国足协公布了最新一期国家队的23人名单,这是足改方案出炉后的首个国家队名单,因此备受关注。

本月底,国足将分别在长沙和南京同海地和突尼斯进行两场热身赛,这是2018年世界杯预选赛抽签仪式前最后的“抢分”机会,关系到国足能否继续保持种子球队的身份。

在足改方案中,对国家队的建设也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在精心打造国家队、完善队员选拔机制、提高服务保障能力、加强教练团队建设和统筹国家对于俱乐部需求等方面,都做出了详细规定。

张剑在16日表示,国家队的组建强调作风和国家荣誉感,为国效力的愿望和意志品质将成为未来选拔的标准之一。张剑坦言,之前中国足协做得不好的地方,对国家队的服务意识显得薄弱,足协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接下来会得到改进。国家队的水平提高是个系统工程,对成绩要有合理的期望值。

 


商人刘卫高的“地”国

过去30年,浙江商人刘卫高以义乌为起点,一路腾挪转移,从苏北的宿迁,再到西南的昆明,从原先只有一家注册资本500万元的小公司,变成如今拥有数十家公司、总注册资本数十亿的商业帝国,这个帝国有一个响亮的名字:中豪。如今,中豪与一个落马官员的名字紧密相连。


对游客动私刑香港还是香港吗

日前,香港多地爆发的“反水客”活动已经离谱到令人瞠目:看到游客模样的人就辱骂,见到拖着行李箱的就要检查,甚至追打老幼、围攻店家,愤怒的店家在一片狼藉之中高悬几个大字: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


“他在上海”

风水轮流转,这次到上海。只有短短一句话,含义却绝不简单:“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戴海波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癌症一代

我把乡村社会这些我可爱、可敬、可悲的父辈们,称作癌症一代。他们中的许多人,劳碌一生,积累了一身的疾病,最后以癌症这种可怕的绝症而离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