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讯 昨日上午8点30分许,一辆从中山坦洲开往云浮罗定的大客车途经中山小榄镇西海大桥附近时,撞上2.5米的限高架,两名年轻女子当场死亡。昨天下午39名乘客被转运回罗定,9名伤者住院治疗。据了解,出事大客车因走错路,没有走平时的固定线路,车身高约3.8米,昨日所走的联丰路限高2.5米。 

现场:约1/3车顶陷进限高架

昨日上午10点30分许,南都记者在现场看到,出事大客车约1/3车顶陷进限高架,前方部分车顶被掀掉,露出几排座位。记者粗略数了一下,限高架卡在客车第5和第6排座位间。地上散落着碎玻璃,还有血迹。

该大客车挂的是云浮牌照,乘客表示系从中山坦洲开往云浮罗定。公安、消防等人员在处理现场,10点40分左右从大客车上抬下两名年轻女子的遗体。“她们坐在左边车头第一排,当场死亡,看起来只有20多岁。”昨日中午,一位曾在现场救护伤者的医护人员告诉南都记者。

医院:9人住院2人伤势较重

小榄人民医院一名护士告诉南都记者,他们8点35分去事故现场,派了3辆救护车,其中1辆还去了两趟,“加上1个小孩,一共拉了16名伤者。小孩没什么事,6名伤者受伤较轻,接受完治疗就被交警接走。9人住院,其中2人受伤较重”。另一名护士称,“约5名伤者接受初步治疗后被分流到横栏医院,当时横栏医院的救护车也赶到事故现场。”

善后:39名乘客被转运回罗定

昨日上午,@中山公安交警 微博发布情况通报,称“今天上午8点30分许,一辆云浮牌照大客车行至中山市小榄镇联丰路段时,与限高架发生碰撞,造成2人死亡,9人受伤。目前伤者均已送至医院救治。大客车司机张某正接受警方调查”。

“我们都是去罗定的,公安找大客车送我们回去,下午两点多出发,已经快到罗定了。”昨日下午4点45分,乘客许先生在电话中告诉南都记者,昨日事故发生后,他们先被送往小榄交警大队登记情况,警方另找大客车送他们回家,车上共39名乘客。

昨日下午5点半,罗定市交通汽车运输发展有限公司一位叶姓负责人表示,正在妥善处理伤者的医疗、住宿等问题,安抚他们的情绪。他告诉南都记者,当时车上有50名乘客,昨日下午39名乘客转运回罗定,“除了2名乘客死亡,还有9名乘客受伤住院接受治疗”。

快餐店老板娘 曾想阻止大巴

“我坐在后面倒数第三排,车上好像基本坐满。大概8点半左右撞了一下,听到‘砰’的一声。”乘客蓝先生在珠海工作,昨日和妻子乘车准备回罗定老家过年,没想到遇上事故。

离现场东边100多米远的一家摩托车配件商行老板娘告诉南都记者,“隔壁快餐店做早餐的老板娘向大巴挥手,叫司机不要过去,但车没有停下。”商行老板娘当时在屋里看电视,听到“砰”的一声,“大巴车速很快”。

昨日中午12点多,南都记者在小榄人民医院见到刚包扎完伤口的温小姐。“当时我在睡觉,没反应过来,就感觉玻璃碎片乱飞。右边额头被碎片扎伤,缝了3针。”她是昨日早上5点在坦洲上的车,也是准备回罗定老家,就坐在左边第4排靠窗位,“限高架的横梁就卡在我旁边的顶上”。另一名女乘客坐在中门附近,头顶受伤。

乘客赖先生也受了伤,他的车票显示从小榄站到罗定站,座位号50,发车时间7点30分。赖先生右边头部被包扎了起来,脸上还有血迹。一位医生告诉南都记者,赖先生右额部受伤,眼睑已经缝合,会进一步检查眼睛局部神经,目前情况稳定。

“杀人”限高杆 怎能一“限”了之?

近年因道路限高杆造成的交通事故在多地上演。驾驶员没有注意到道路限高标志,固然是事故发生原因之一,但限高设施混乱也是不争的事实。目前,我国对限高杆的高宽、活动装置、颜色、材质等并无具体标准,不同道路设计标准不一,限高设置也因“地”而异。“限高杆杀人”悲剧不断上演,有关部门只考虑如何死死地卡住超高车辆,没有首先考虑人的生命安全,只“堵”不“疏”,因循传统思维,“我限了,你看着走”的思维该改改了!亟待呼唤相关管理部门,运用现代安全材料和科技手段,以人为本做好限高杆标准统一设计、规范与改造,切莫让限高杆屡屡成为公路的“冷漠杀手”! 新华社

中山交通局:司机走错路

南都记者发现,出事的大客车上写着“罗珠观光快巴”字样,车身相对较高。“没有走固定线路,哪里不堵车就从哪里走。”昨日下午4点50分,乘客许先生表示平时线路基本固定,“现在春运期间堵车,大巴想从联丰路过西海大桥右转上高速公路,我们还在肇庆高速堵了半小时左右”。罗定市交通汽车运输发展有限公司叶姓负责人表示,大客车进小榄站是配客,进了站总要找路出去,线路牌明确是可以走联丰路的。

昨晚,中山市交通运输局一位副局长告诉南都记者,此次事故是个意外,检查发车情况、车辆手续和驾驶员证件、安检等未发现有异常。虽然写着珠海到罗定,实际是早上5点从坦洲发车,在小榄车站配客离开车站后本应该走东升上高速,但由于司机走错路,于是将错就错,希望从联丰路到横栏上高速。大客车主要路线有规定,但镇区内的路线规定得没这么细。该车身高度约3.8米,车上共53个座位,离站时显示是53人,其中乘客50人,暂时未发现超载现象。

“车上有两个司机,按规定每个驾驶员每天可以驾驶8小时,从坦洲发车到发生事故时约3个半小时。个人判断可能是司机精神不够集中,毕竟现场的限高标志还是很明显的。”他说。

该副局长表示,春运有严格的管理制度和规定,包括安检、超载、发车时间等,中山一直严格落实,今起将通报给各车站,梳理此类情况引以为戒,确保春运安全。 

    采写:南都记者 王世峰(除署名外)摄影:南都记者 吴进

编辑:SN117


王岐山:有人说不大看得见我

刚才有同志说,电视上不大看得见你。使我欣慰的是,看不见王岐山没关系,你们看看电视上现在中纪委出现的频次,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这几天连续都是第三轮巡视的反馈意见。


国企,该你颤抖了

这么大的巡视力度,国企会有老虎落马吗?问是否会有人落马,显然没有找到问题的核心。本届中央巡视组出手,还从未从哪个单位空手而归过,何况2015年的首轮巡视全部去央企,如果被巡视单位都清白到了这种程度,何须巡视?


央视“聊春晚”有点过头了

同样的话,不宜重复三遍。过了三遍,就要了无新意。个人聊天,尚且不能像祥林嫂那样絮絮叨叨,那么,一家电视媒体,不厌其烦聊春晚,是不是比祥林嫂还祥林嫂呢?


日本学生躲进厕所吃饭为哪般

想必很多喜欢日剧和动漫的人都会注意到这样一件有趣的事,剧中在学校被同学们用各种方式排挤的人,在午休时间会选择躲在厕所里吃午饭。日本人甚至还据此造出了一个新的词汇“便所饭”——“厕所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