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军事报道】据俄罗斯《观点报》11月19日报道,正在北京访问的俄罗斯国防部长绍伊古19日在会见中国中央军委副主席许其亮时表示,在日益复杂的世界局势下,中俄两国军事和军事技术合作具有特殊意义。俄专家认为,近期中国不仅会成为俄罗斯军品的重要进口国,而且还可能会向俄方推销许多产品,特别是电子元器件、无人机、船用发动机等。

俄防长绍伊古在会谈中指出,很遗憾,亚太地区、北非,乃至全世界的局势越来越复杂。在此背景之下,中俄军事和军事技术合作具有特殊性质和特殊意义。他高度评价两国军事技术合作的现状和前景,指出两国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水平表明,中俄之间没有悬而未决的问题。双方将会努力工作,落实军事技术合作项目。他同时还对中方的热情接待,以及对当日在北京召开的中俄政府间军事技术合作委员会第19次会议的良好筹备表示感谢。

此前中俄政府商定2015年春天将在太平洋和地中海举行联合军事演习。俄副防长安东诺夫在和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会谈后表示,莫斯科还将在中国建设军事疗养院,使用中国传统的、有趣的、有效的中医方法,为俄军官兵提供医疗卫生保健服务。

俄联邦航天署长奥斯塔片科18日表示,中俄双方在航天合作方面也达成了一定的协议。中国同志对在本国生产俄火箭发动机非常感兴趣。他在访华期间和中方伙伴讨论了各种合作方向,包括卫星导航、地球遥测、电子元件生产、材料学、航天器生产、载人航天项目、火箭发动机制造等。他将会向俄政府汇报此次工作访问的成果,之后将会披露双方具体将在哪些方向积极展开合作。此前奥斯塔片科曾经表示,中国领导人对和俄罗斯在载人航天、航天员经验交流、卫星导航系统使用等方面的联合项目感兴趣。

但是俄专家对此合作的益处持谨慎态度。《格洛纳斯学报》杂志编辑克列伊坚科指出,俄罗斯不应当完全指望外部某个国家的电子工业。俄罗斯暂时被迫使用一些国外产品,但是还是应当尽力实现进口替代,应当高度重视人才培养。

在军事装备合作方面,今年10月下旬,俄国防出口公司副总经理拉德金表示,中俄仍在继续就苏-35供应话题进行谈判。双方正在磋商相关文件。由于这个话题非常复杂,有着非常多的国家间内部磋商,因此对此不能操之过急。除了苏-35供应问题之外,双方还在长时间讨论对华供应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问题。另外,从今年8月起,双方开始就向中国供应“阿穆尔-1650”柴油潜艇进行谈判。

中国正在研制两款第五代歼击机歼-20和歼-31,其中歼-31将使用俄罗斯供应的RD-93发动机。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代表团团长兼公司空军部主任科尔涅夫上周在珠海航展上表示,使用俄罗斯RD-93发动机的歼-31被视为出口项目,能够和美国第五代战机F-35在地区市场上竞争。他回顾指出,从上世纪90年代起,两国军事技术合作进入了新阶段。1992年,中国大量订购苏-27飞机。随后几年俄罗斯还向中国供应了潜艇、S-300防空导弹系统,而且中国还是第一个购买S-300导弹的外国用户。俄还向中国供应了卡-27、卡-28直升机,苏-30歼击机,米-8/17直升机和其他军事装备。这些采购使中国成为俄武器最大进口国之一。与此同时,中国自己的国防工业发展开始进入积极阶段。因此在中国境内联合生产武器的项目成为两国军事技术合作的首选。(编译:林海)

编辑:SN117


梁滨落马可能系山西反腐余震

曾经在山西工作34年的梁滨,与山西业已被中纪委带走调查的多位省部级官员有过交集,察时局获悉,梁滨的落马,与山西官场地震关系密切,很可能系山西反腐“余震。


1996那些突然死亡的隐秘关联

2014年11月20日,被枪决了18年的呼格吉勒图的家属,拿到了他的案件重审决定书。他死于1996年。那一年,63岁的国家领导人李沛瑶、19岁武警战士张金龙,18岁的工人呼格吉勒图,以及一个27岁女子的非正常死亡之间,可能有着隐秘的联系。


谁是杀死呼格的真正凶手

从重从快依是哪条法律?如果这不是依据法律制订的,那这个政策或政令为什么能替代法律?为什么老百姓不去思索这样的问题?这个问题本身就是非常可怕的。


美国移民大赦造就跛脚总统?

中期选举的失败,让民主党产生对两年后大选的危机感,从而不得不通过强推“大赦”来凸显自己在这个敏感问题上的立场,以巩固基本盘;中期选举的得势,又让共和党意识到,在这个问题上必须“死硬到底”,这既能巩固本方基本盘,更能让民主党和奥巴马政府进退维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