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考消息网10月21日报道 外媒称,10月11日,北京国家体育场上演了巴西队和阿根廷队“南美超级德比杯”足球赛。比赛结果是巴西队凭借塔尔德利梅开二度以2比0击败阿根廷队,但场外人们讨论的话题却是北京的雾霾天气。

日本《产经新闻》10月20日以《爱争第一的北京需要负起责任》为题报道称,比赛前,北京遭遇了严重的雾霾。于7日、8日抵京的两队立刻遭受了空气污染的洗礼。

比赛前一天,巴西主教练邓加在记者会上担忧地说,“空气污染无论对于巴西队还是阿根廷队,都是最大的敌人”。

巴西队队医曾向巴西媒体透露,巴西队球员只外出训练了两个小时,其他时间只能待在宾馆内。为了维持球员体能,有一天,两小时的训练中断了3次。

即便采取这样的预防措施,仍然有队员说出现了眼睛肿痛、流眼泪等过敏症状。

巴西队球员罗比尼奥告诉同行的媒体团,“我感到呼吸困难,嗓子干,感觉就像要烧起来一样,好像是吸入了浓烟”。

6年前人们似乎听到过相同的评论。

当时,埃塞俄比亚长跑名将格布雷西拉西耶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前到访北京后说,“在北京跑马拉松很不容易,42公里,两个小时以上,老实说跑起来很困难,哪怕是走路都困难,这对于住在这里的人们来说是个苦难”。最终,他选择退出了北京奥运会马拉松比赛。

报道称,为了举办好奥运会,北京市政府转移和关停排放有害物质的工厂,采取汽车尾数单双号限行,以减少尾气排放。这些措施制造出了奥运会期间的“蓝天”。

然而,其效果只是暂时的。空气污染随后再次恶化。

去年9月下旬,参加中国网球公开赛的瑞典选手也在博客上感慨,“在这里生活,不知会缩减多少寿命。简直无法呼吸”。

北京正在申办新的国际赛事。10月,已通过2022年冬奥会申办第一轮评选的奥斯陆宣布因挪威政府财政紧张,退出申办。目前候选城市就只剩下北京和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

阿拉木图今后的战略预计是弱化“亚洲色彩”,强调亲欧洲立场,以争取对2018年平昌冬奥会、2020年东京奥运会之后连续三次奥运会均在亚洲举行感到不满的欧洲的支持。

该国还将突出其优势:气候状况比北京更加寒冷,比赛设施分布更加紧凑等。

不过,预测“北京更有利”的人依旧很多。

但不可否认的是,空气污染可能成为一大负面因素。

报道认为,如果北京真想争取到成为首个举办过夏季和冬季奥运会的城市的荣誉,就有责任和义务提供让选手安心竞技、发挥出最高水平的环境。

(原标题:产经新闻:雾霾可能影响北京申办冬奥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