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说】1月17日,在广州市残疾人体育运动中心,中国女子轮椅篮球队正在这里集训,就在不久前,2019年12月,在泰国举办的2019年亚太区轮椅篮球锦标赛上,中国女子轮椅篮球队再次夺冠。然而在球馆内,这支冠军之师的队员们挥汗如雨,一轮接一轮的训练之后,依然有一位教练,不停地表达着对他们表现的不满。陈琦,是这支球队的主教练,在队员和他自己的评价中,严格,是最明显的特点。

我说我当你们教练你们要哭的,他们就说没关系啊,只要有进步有收获就没关系啊,说的好好的,实际上一练的时候,就完全不一样。

训练上非常凶,特别是做错事的时候特别凶,因为他要求是比较完美,然后特别注重细节,不能说老是觉得小事无所谓,因为如果你小事都做不好,要是大事更做不好。

训练中他要求很严格,然后生活中他就是比较,有点像我们家人的那种父母,还有兄长那种,比较关心。

其实我要求很严格,其实并不在乎这项训练能不能完成,我只是想培养他们一种坚韧不拔的品质,要迎难而上,而不是说遇到困难就换目标,而不是去找问题,改变方式方法,因为残疾人如果要融入社会去生活的话,你就必须要去适应社会。

轮椅篮球百分百依靠上肢力量,轮椅的启动,冲刺,刹车全靠手来把握,队员们的两手都是老茧,一场训练下来,又黑又红,而这位教练还在训练的过程中,不断增加新的要求和指令,一天6个小时的训练中,篮球翻飞,车轮飞快,队员们每人都要完成数百次的冲刺和投射。

不过,教球员打球,可能是43岁的陈琦工作职责中,最简单的一部分了,从接手这支女子篮球队开始,场下的难题花费了他更多的心思。

很多健全人对残疾人的误区,包括他们的父母,实际上他们自己没有那么自卑,他们的父母反而特别自卑,我记得我这有个队员,刚来的时候他爸爸每天吃完饭,就在器械房做力量训练,她爸已经四十几岁了,我说你天天那么做力量训练干嘛,我好抱我的闺女啊,我觉得特别心酸,我说为什么,他说我要抱她要背她,我说你能一辈子吗,他不说话了,我说这样子,你相信我三个月过后,你再来看,那个小孩120,130斤,然后什么都说我不行不行,我说你来到这里了,我叫你做什么,你只能说我试试看,不能说不行,然后摔倒,我教她几遍摔倒,我不给她扶,我就走了,然后我绕一圈躲在那里看,现在回家上大巴,两个手的力量像猴子一样上去,脸皮也厚了。

这位篮球教练可谓三头六臂身兼数职,他是教练,还是中医健康管理师,能给球员搭配营养餐,还曾经为队员的婚姻问题,亲自上门去说服了一方的父母,成人之美。

在器材室里,奖杯和各种工具一样,都放在简陋的架子上,这些荣誉对陈琦来说,并非最重要。

在生活中,收获的金牌,这个比竞赛收获的金牌,这个意义要大很多,而不是说真正的去让他们,获得什么世界冠军,亚洲冠军,比起生活的意义,这些都不重要,我觉得真的,因为最终我们是要融入生活,取得不要说特别幸福美满吧,平凡就好,柴米油盐能过的去,而不是去依赖别人。

走路和跑步的感觉,陈琦没有体验过,但他说,轮椅篮球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现在,他也不断利用这项运动,去强化更多的身体和心灵。打球的目的并非只是为了冠军。生活,才是永恒的主题。

谈及未来,姑娘们最大的目标,是2020年东京残奥会,而陈琦则表示,他也许会在目标达成后,选择其他工作,队里的老队员成熟了,年龄也大了,自己把位置让出来,他们才能有更好的发展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