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银川5月11日电(何晨阳许晟) “现在村里娶媳妇彩礼至少得七八万元,十几万元也很正常。”宁夏中卫市海原县红羊乡建国村村民王桂琴说,水涨船高的彩礼让一些刚富起来的家庭返贫,一些农民甚至为此四处借贷。

海原县位于素有“贫甲天下”之称的西海固地区,这里曾被联合国称为世界上“最不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区之一”。如果按照新的扶贫标准,农民年人均纯收入2300元测算,8万元彩礼需要很多贫困家庭攒10年以上才行。

在中国,彩礼之俗由来已久,西周《仪礼》记载:昏有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征”表示成功的意思,“纳征”表示送了聘财婚约就正式缔结了,一般不得反悔。现在俗称的“彩礼”,便是这里的“纳征”。

中国相关法律规定,婚前按照习俗给付彩礼并导致给付人生活困难的,人民法院应当支持当事人请求返还给付的彩礼。

虽然于法于理,高额彩礼都难被支持,但社会中这种现象却屡见不鲜。如今,不仅在宁夏西海固,在河北、山东等多地的“彩礼”也出现以“六斤六两百元钞票”或是“万紫千红一片绿”(即1万张紫色的5元钞票、1000张红色的百元钞票、大量绿色的50元钞票)计算的情况。依照这些说法,彩礼金额大多在20万元左右。

一些村民表示,作为父母,总想让女儿嫁得风风光光,除了体面的婚礼,高额“彩礼”也是一项重要的“衡量指标”,这使得当地的彩礼水涨船高。

“农村结婚基本是在已有房屋上进行,至少还没有买房负担,如果孩子在城市,还得买套房,房价那么高,那结次婚可就是天文数字了。”建国村村主任高成说,在当地,娶媳妇一般都需要向亲戚朋友借钱,因婚返贫的家庭几乎是全家到外打工还债。

“天价彩礼”在不少地区引发了一系列社会问题,今年4月江西省铜鼓县青年刘某因付不起彩礼,在家中吸毒解闷被行政拘留;在北京务工的韩某因拿不出18万元彩礼,为见女友“被迫”绑架女友同事等,此类问题时有见诸报端。

近年来,彩礼走高的问题,已经成为影响农村婚事的一个重要因素,“娶不起”困扰很多年轻农民,令人深思。

在中国,有“天价彩礼”,也有不买房、不买车、不办婚礼甚至没有婚戒直接领证结婚的“裸婚”,并成为年青一代最新潮的结婚方式。

网民“万光武”表示,虽然结婚送彩礼之风俗由来已久,但不代表就永远正确。男女双方的相亲相爱,才应该是每个人追求的婚姻目标,否则,当面对天价彩礼,那种娶不起的无奈,并不仅仅是男性的悲哀,实质上也是对相爱男女幸福生活的戕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